在线投稿 | 登录 | 注册 | 手机版 | 数字报 | 设为主页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化 > 盐阜文学 >

父亲的肩膀

来源:阜宁日报 编辑:张依依 时间:2020-06-26
导读: 父亲的肩膀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,这是我小时候的感触;我怀念父爱的肩膀,更怀念他肩头上的担当、为人父的责任和那种让我品读与体悟不尽的爱……

       父亲的肩膀是离天空最近的地方,这是我小时候的感触;我怀念父爱的肩膀,更怀念他肩头上的担当、为人父的责任和那种让我品读与体悟不尽的爱……

  我的父亲在家中排行老三,上有哥哥和姐姐。听父亲说,我们家是外来户,在村里是“独姓”(有同姓,但不同宗不同祖),因为我的祖父来这里种地,袁姓人家把一个瘫痪女儿婚配给了他,后来便在这里立屋成家。可谁知就在父亲16岁那年,我的祖父母却在同一年里生病去世。大叔在马荡挑河工,因为一双黄球鞋被人偷走了,他懊丧过度,一病不起。当时我才出生三个月,父亲说大叔没有娶亲生子,便和我的母亲决定把我过继给他,剪发送终。从那时起,父亲坚强不屈的双肩,便挑起了对全家的担当,诠释着父爱如山的巍峨。

  父亲靠着勤劳与节俭,把我们兄妹三个拉扯成人。记得小时候,父亲在门口用几根木棍搭起一个“敞篷”。夏日里每到晚上,村里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,围着我的父亲讲民间传说故事。父亲无论讲什么,总是绘声绘色,津津有味,此时此刻,大家沉浸在龙啊、虎啊的情节中,完全忘记了夏天的炎热与白天的劳顿。

  村中那些小孩,如今大多年近六十了,遇见我,常常会提及我的父亲给他们带来的那段美好时光。

  不仅如此,我的父亲还会写毛笔字。村里头,新年写春联,结婚写门对甚至写信,都愿意来找我父亲帮忙。“瑞雪辞旧岁,红梅迎新春”、“上梁感谢共产党” ……长期的耳濡目染,许多古训和警句,幼时的我也耳熟能详。渐渐地,上小学二年级,我便接过了父亲为乡邻们写对子、写信的“差事”。这些,都得益于父亲助人为乐的熏染。

  父亲做过生产队保管员、会计、队长,一段时间内他掌管着生产队里的石灰大印。集体粮食收下来,每天晚上堆积起来,便由他去盖上石灰印,说是防止“看场”的人不负责任,粮食被人偷了。由于父亲做事有责任心,后来他又掌管了生产队库房钥匙,估计这个权利比盖印盒还要大一点。那个时候,生产队长的权利也不小,还可以检查“记工员”记的工分。由于父亲的“无私”与较真,加至在庄上是“独姓”,“文革”期间一些村干部想着法子给父亲制造麻烦,查账、理财,“小鞋”不时袭来。对此,父亲据理力争,不为所惧。以至后来,父亲夜里打鱼,白天不敢晒鱼网,母亲上街赶集卖鱼,天没亮就得出庄。母亲有时候和我说起这件事,不免有一丝惋惜,说父亲当年为人做事通融一点,不会有此一茬不说,还可能做到大一点的村干部。但我父亲身上正直,富有良心的品性,给我们带来另样的精神财富,是多么的珍贵。父之美德,儿之遗产,用之不竭!

  我的父亲和村子里许许多多做父亲的一样,勤劳,朴实,善良。但我从我父亲瘦削而雕刻般的脸庞上,读出了他别具的一种坚毅与眼光。

  为了在村里建栋像样的房子,父亲总是在我们熟睡的时候,和母亲盘算起他心中的计划。那时村里有个土窑,也叫“捆窑”,终于有一天他和母亲决定制坯烧砖盖房子,有个房子,才好为我和弟弟谈对象。那时候,我读初中,每天只有放学回家才看到父母亲艰辛劳作的情景。在集体晒场上的一片空地,父亲光着脊梁在一斗一斗地掼着土坯,右手麻利地撒上一把草灰,模子灰条卡口一推,端到不远处,一斗下去三块一条,笔直上线。而母亲只是在父亲制成的土坯处,用空斗子小心地收翻,整理着土坯,让每一块土坯四角简方。当月亮快要出来时,父亲掼完最后一斗子泥土时,母亲也已经挑水泡完第二天父亲要用的泥土。土坯制好了,上架成形,吹干晾晒保管,等稻草收下来了,才请烧窑师傅装坯捆窑烧砖。一烧就是几天几夜,K草运水只至出砖,他们累成了黑人。我二十二岁那年,家里盖成了九尺六檐口,明间一丈二的十层扁房子。后来就在这庄子上看上去还真是不多的房子里我结婚了,父亲花一百元钱从倪家渡船口为我房间里添了件唯一的衣柜,三十多年过去了,现在我还清楚地记得,那柜子是父亲用他那宽厚的肩膀扛回来的。婚后我们生了小孩,父亲和母亲又盘算起我弟弟的婚事。养儿才知报娘恩。我和妻子商量不能让父母亲吃那么多苦了,我们要自己挣钱生活为他们分忧。一天晚上,父亲终于开始做我的思想工作,说你母亲腰疼病治不好了,不能再劳作操心,你弟弟要谈对象,你们住在一起人家上门相亲难啊。我理解父亲的苦衷,第二天,我就提出“分家”,列出“分家书”,我们搬到面西的锅道里住,等将来我们盖房子,由老二贴补我们三千块砖头。母亲生怕我反悔,那天还特意请来了大舅爹到场见证。

  那天晚上,我了却了父亲和母亲一生的心思。后来我弟结婚了,父母随他生活。那一刻,在我的心里,父亲就是我们家的摆渡人。

  后来,家里的经济条件比先前逐渐好了起来,我们兄妹三个买了房子,相继搬到了集镇上居住。每逢节假日回家,我总是同父亲商量不做或少做些农活,让劳作了大半辈子的父母歇一歇,多些反哺,少些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遗憾!可是,父亲不这样想,守着自己那份承包地,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他总是一脸幸福地跟我说,现在的生活比过去好多了,不劳动在家闲着,人会生病的,劳动的底色不能改,说着说着,他又操起了铁锨下地干活了。

  人生多歧途,世事维艰辛。2004年3月,父亲突然检查出食管癌,当时我正在参加公务员报考学习培训,做完手术的父亲一直催促我去看书学习,那时村书记报考公务员是有年龄限制的,考试的机会十分难得。可惜那一年我只进入了面试成绩。在父亲化疗的那段时间里,那也成了我和父亲谈心、拉家常最完整最美好的时光。他一辈子最放心不下的是怕我在工作上不尽职,每天总是千叮咛万嘱咐,要我勤勉工作,与好人相处,待人以诚,与人为善。他还常常谈古论今,让我引以为鉴!也和我谈写字,教我写字要像做人一样端严,横就是横、竖就是竖。谈话间,父亲似乎忘记了年龄、忘记了疼痛。现在细想起来,我隐约感到一种莫名的怅然与酸楚。谁言寸草心,报得三春晖!

  手术后三年,父亲再也没有支撑下去。无情的病魔折磨得他很痛苦,但他总是一声不吭,走得很平静。以父亲的性格,他一定是在用最大的毅力隐忍着巨痛,唯恐把在人间最后的苦难与哀伤传染给家人。他没有留下遗嘱,甚至一句话也没说。我知道,他无需再说什么了,平日里要说的,要做的,作为父亲,他都力求尽善尽美地践行着。

  父亲这一走,已有十二年之久了。母亲不识字,父亲病倒后,她辛辛苦苦没日没夜服侍,母亲消瘦了,沉默了,心里念叨着老天爷怎么就不一起带走自己呢。母亲不肯离开老家那栋青砖红瓦的老宅子。她像在陪着什么,守望着什么。家里有一杆大秤,尽管现在用上了电子磅,但母亲一直收藏着这杆秤。父亲在世时,做了开行的,就是帮村民卖卖粮食、秤秤猪,拿点买方的手续费。听母亲说过父亲两件事,从未忘怀:其一,有一个开三轮车收粮食的人送给父亲一条香烟,要父亲在秤粮食时,秤花子好看一点。被父亲当场谢绝。其二,为了低价买树,一位外地客家要我父亲压价。父亲说昧着良心的事坚决不做!母亲说,这两件事,村民们很佩服父亲,卖什么买什么都乐意找他,以至后来,父亲生病,大伙都带着心意轮番上门看望。父亲的品行,一直刻在我的脑瓜里,父亲的待人接物不偏不倚,给我以做人的标杆。父亲的那杆秤秤着良心,父亲在乡邻们的心里又何尝不是一杆秤?!

  父亲,一个平凡而又伟大的名字,为我遮风挡雨,为我濯洗心灵。而我深知,把工作做好,回报社会,就是对父亲最好的感恩。(李金阳)

责任编辑:张依依

打赏

取消

感谢您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扫码支持
扫码打赏,你说多少就多少

打开支付宝扫一扫,即可进行扫码打赏哦

上一篇:免费茶水 有情人生
下一篇:没有了

网友评论:

在“\templets\demo\comments.htm”原来的内容全部删除,插入第三方评论代码,如果不需要评论功能,删除comments.html里面的内容即可
推荐使用友言、多说、畅言(需备案后使用)等社会化评论插件

Copyright ©2020 阜宁网络台(www.sfl-fag.com) 版权所有
关于我们 | 网站声明 | 广告服务 | 删稿申请表| 新闻爆料 | 站点地图 | 手机版
本网致力于资讯传播,为市民提供全方位资讯服务.如发现差错和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删除。
不良信息举报 Complaint Center | 投诉举报邮箱:jsfntv@gmail.com | |
Top